当前位置: 首页>>行知研究>>正文
乡村教育向何处去?
2017-09-04 14:25  

 

当前,农村教育改革正逐渐成为教育界乃至全社会共同关注的问题,在新时期如何开展农村教育改革需要借鉴不同的经验。陶行知作为中国现代最早注意农民问题的教育家之一,他所倡导的乡村教育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乡村教育运动的主要组成部分,其乡村教育思想和实践是当代农村教育改革的先声之一,对当前的改革无疑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如何借鉴必须以对其理论的深入了解和研究为基础。

一、陶行知乡村教育思想的形成

陶行知乡村教育理论的形成有其深刻的社会背景,是在批判传统乡村教育的基础上,在实践中形成了以乡村教育改造乡村社会为主旨的乡村教育理论体系。

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中国连年战祸,民生凋敝,外有帝国主义的侵略,内有军阀混战,人民苦不堪言。乡村社会遭到重创,农村破产,农民生活困顿。在此背景下,许多致力于救国的知识分子纷纷把眼光转向农村,从不同的途径发起了一场旨在通过乡村教育改造乡村生活和推进乡村建设以挽救民族危亡的教育实验,即乡村教育运动。陶行知是这场运动的代表之一,他所倡导的乡村教育试验无疑是其中重要的一章。

陶行知早在求学期间就确立了教育救国的主张,带着这样的主张,他投身中国的教育改造事业,认为只有通过教育才能造就真正的共和国民,于是倡导发起平民教育运动,旨在教人识字、学习民主生活的一般知识和技能。在此过程中,他注意到“中国以农立民,十之八九住在乡下”,所以农村的发展关系到整个民族的复兴。如果广大农民得不到受教育的权利,没有文化,不懂科学,长期处于愚昧落后的状态,那么,中国农民不能出头,国家也断无振兴之日。所以中国教育改造的根本问题在农村,乡村教育是“立国的根本大计。为了使全国人口中绝大多数的农民有受教育的机会,他把目光转向了乡村,进行了一系列活动为开展乡村教育运动做准备。

1924年,陶行知和时任东南大学乡村教育教授的赵叔愚一同参观了燕子矶国民学校,称其为一所“活”的乡村学校。这次参观使他从理论上宣传乡村教育转而开始实地考察乡村教育工作。19258月,陶行知出席中华教育改进社第四届年会。在报告社务中,他把乡村教育的调查研究成果作为中心议题之一,提交大会讨论。会后,他即着手筹办改进社特约乡村试验学校,其后为中国教育拟定现代教育政策22条,其中18条为“提倡以乡村学校为改造乡村生活之中心,乡村教员为改造乡村生活之灵魂。其具体办法,应设试验乡村师范学校以试验之。”同年12月,陶行知参加了北京师大教育系发起成立的“乡村教育研讨会”成立大会。他在演讲中,主张先试办小学,再试办乡村师范学院,以其为改良乡村生活的中心。19267月,他考察江宁,无锡等地优良的乡村学校以作乡村教育改造之根据,宣传“天将明”的师范学校和小学的新生命,开始积极筹划乡村教育运动。于10月底开始,连续发表《创设乡村幼稚园宣言书》、《中华教育改进社改造全国乡村教育宣言书》、《我们的信条》、《中国乡村教育之根本改造》、《试验乡村师范答客问》等重要文章,提出“教育必须下乡”的主张,并构筑了一个通过乡村教育改造乡村社会的伟大设想:筹募一百万元基金,征集一百万位同志,提倡一百万所学校,改造一百万个乡村。

然而中国传统的乡村教育严重脱离乡村实际生活,由此陶行知疾呼“中国的乡村教育走错了路”,它造就的是只知读书不事生产的“书呆子”;它主张的离农教育导致了乡村建设的人才空缺;它引导的是一条走向国贫民弱的不归路。这样的乡村教育怎能担当起改造乡村社会的重任?所以必须进行彻底的改造,另寻生路。这条路即“建设适合乡村实际生活的活教育”,以乡村实际生活为中心,依据教学做的原则,造就具有“农夫的身手,科学的头脑,艺术的兴趣,改造社会的精神”的乡村教师,培养千百万乡村建设的人才来改造乡村,从而实现教育救国的宏愿。这个活教育的最初实体即是晓庄试验乡村师范学校。1927315日,晓庄试验乡村师范学校成立,陶行知的活教育理念、通过乡村教育改造乡村社会的主张在这里得到实践:创办中心小学以培养适合乡村生活、为乡村儿童所需的乡村教师;创立燕子矶、晓庄幼稚园,开乡村幼稚园之先河,为乡村幼儿谋福利;开设民众夜校,中心茶园和农民打成一片,改造农民的生活,也改造了自己;开办乡村医院,建立农业科学馆,建立联村救火会,改造了乡村环境,为农民谋福利。并先后于19284月和19293月指派学生前往浙江杭州和江苏淮安,分别办起了湘湖师范和新安小学。1932年又派学生协助创办河南省立百泉师范学校,使晓庄精神得以传播和延续,初步实现以学校化社会,以乡村教育改造乡村社会之目标。

1930年晓庄被封,但“乡村教育是一部永远不会闭幕的历史剧”,陶行知并未停止对乡村教育的研究和试验。他找到了另一条乡村改造之路,于193210月创办山海工学团,主张“工以养生、学以明生、团以保生”,工学团是一个学校,又是工场。如果说晓庄时期还把目光聚焦在学校,那么到工学团时期则转向与促进生产相联系,发起普及教育运动,为满足普及教育所需人才,发起小先生运动,即知即传人,并与当时的救亡运动相结合,为解救民族危亡培养小工人、小战士。至此,陶行知的乡村教育思想在实践中逐步成熟并不断得到完善。

二、爱:乡村教育思想产生的源头和发展的动力

乡村教育是一项巨大的工程,也是一项充满艰难险阻的事业,从事它需要有坚定的意志,这有赖于对乡村教育的深刻信仰。陶行知面对困难、挫折、艰险始终百折不回,就因为他对中华民族、对农民有一颗爱心,这种爱心是一种热爱农民、奉献农村的高尚情怀。陶行知把爱贯穿到整个乡村教育的实践中,身体力行。在创办晓庄时期,他提出我们要向“农民烧心香”,要有一颗“农民甘苦化”的心,和农民同甘共苦。他坚信,爱能使人充满建设的达观主义,让人产生无穷的力量去建设和创造,使生命生生不已。他指出:晓庄是从爱里产生出来的。没有爱便没有晓庄。因为他爱人类,所以他爱人类中最多数而最不幸之中华民族;因为他爱中华民族,所以他爱中华民族中最多数而最不幸之农人。他爱农人只是从农人出发,从最多数最不幸的出发,他的目光,没有一刻不注意到中华民族和人类的全体。在吉祥学园里写了两句话:“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颗草去。”“晓庄是从这样的爱心里出来的。晓庄可毁,爱不可灭。”在改造乡村教育的实践中,他也多次指出,“乡村教育之能否改造,最要紧的是要问我们肯不肯把整个的心献给乡村儿童”;“要想完成乡村教育的使命,属于什么计划方法都是次要的,那超过一切的条件是同志们肯不肯把整个的心献给乡村人民和儿童。真教育是心心相印的活动。唯独从心里发出来的,才能打到心的深处。”后来在山海工学团,他还是一以贯之,提出乡村教育是“为农人服务,帮助农人解除痛苦,帮助农人增进幸福”,为此要能“为农人活,为农人死,和农人共甘苦,同休戚”。

三、乡村教育理论体系

陶行知的乡村教育思想经过晓庄和山海工学团的实践逐步形成一个内涵丰富的理论体系,包含了乡村教育的发展方向、目的、内容、方法。

1.现代化:乡村教育的发展方向

陶行知是中国最早认识现代化问题的知识分子之一,这显示了他始终以一种世界的眼光来看中国的发展。他认为现代化是世界的发展趋势,自然应该成为中国社会的发展方向。作为一个农业大国,中国社会的现代化离不开农村的现代化,所以如何实现农村现代化发展就是关系中国整个现代化的大事。而从整个中国的发展来看,乡村现代化的实现过程就是由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转变的过程。那么如何实现现代化?他又指出“如果是现代的国家,如果是现代世界的一个国家,那末他的教育,便不能不顺应着时代和世界的教育趋势而随伴着竟进。”所以,作为担负改造乡村社会的乡村教育,就必须顺应时势,以现代化作为发展方向,其使命就是“要在农业文明上建筑工业文明”。在这点上,他还清醒地看到了作为一个处在由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过渡之中的农业大国,在追求现代化的过程中农民不可避免地会被工商业文明所淘汰。所以乡村教育的现代化切莫照搬他国模式,而必须以农业为基础,教农民在工商业上出头,即要保证农民在享受现代工业文明的成果时不致被淘汰,这就需要通过教育教导农民获得民权意识。

确立了乡村教育的发展方向,陶行知还为乡村的现代化找到了突破口。192812日陶行知提出:“我们的生活方针:科学化、艺术化、民众化。我们的最大贡献在哪里?就是一切民众化,在使民众‘现代化’。就是要使乡民生活现代化,不让他们做落伍者。”所以,要实现乡村现代化,就必须从乡民生活的现代化入手。

2.乡村教育的目的和人才培养目标

陶行知从事乡村教育有鲜明的目的,即通过创造适应农民生活需要的教育来改造乡村,“叫乡村变为西天的乐园,村民都变为快乐的活神仙”,以谋农人之解放,求农人之福祉,最终实现整个民族的振兴。所以,可以看出陶行知的乡村教育思想是为农的。如何实现这个目的?陶行知提出“必须用教育的力量,来唤醒老农民,培养新农民”,即通过教育培养乡村建设的人才:活的学生和真农人。

乡村教育要培养有“生活力”的学生,他们具有康健的体魄、农人的身手、科学的头脑、艺术的兴趣、改造社会的精神。陶行知说:“以后看学校的标准,不是校舍如何,设备如何,乃是学生生活力丰富不丰富。村中荒地都开垦了吗?荒山都造了林了吗?村道已四通八达了吗?村中人人都自食其力了吗?村政已经成了村民的自有、自治、自享的活动吗?”

但乡村改造和建设不能仅靠有“生活力”的学生,更需要培养自立、自治、自卫的农民。在陶行知的诸多论述中,多次强调乡村教育必须以农民为乡建的主体力量,要培养农民能够自主、自动,自己去从事乡村建设,他告诫从事乡村教育的同志只是从旁协助而不是包办代替。这初步显示了陶行知教育民主思想的走向。

3.乡村教育的内容和方法: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

围绕为农的乡村教育目的,陶行知制定了实现这个目的的内容和方法。从内容上讲,即要实行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的主张。是生活就是教育,故乡村教育以乡村实际生活为指南针,“整个乡村生活就是乡村教育的内容”,生活中需要什么就学什么,学什么就教什么。没有生活以外的课程,也没有课程外的生活,在生活中发现问题、研究问题并解决问题。到山海工学团时期,把乡村教育与救亡相结合,过解决国难的生活,受解决国难的教育,所以工学团就是做救国的工,学救国的知识,团结起来共同谋国难的解决。

乡村教育既以乡村实际生活为中心,整个的生活是教育的范围,就是教育的场所。所以教育不能关起门来办,必须和社会一些“伟大势利携手”。当中首要的就是和农业紧密结合。通过乡村教育,使人们了解农业生产,掌握现代农业科学技术,从而发展农业,振兴农业经济,这是实现农业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另外,乡村教育还必须和银行、科学机关、卫生机关、道路工程机关携手,以此增加改造乡村生活的力量。

办“活的乡村教育”还必须有“活的方法”,即“教学做合一”。“教学做合一”是晓庄的校训,它的基本含义是“教的方法根据学的方法、学的方法根据做的方法”,“事怎样做便怎样学,怎样学便怎样教,教与学都以做为中心”。“做”即是也有特殊的含义,它不是盲目的行动,真正的做不仅要会动手,而且要会动脑,手脑结合,在劳力上劳心,“运用环境里的活势力,去发展学生的活本领——征服自然、改造社会的活本领”,从而培养学生丰富的生活力。

4.乡村教育的先决条件——乡村教师

陶行知主张“乡村学校做改造乡村生活的中心,乡村教师作改造乡村生活的灵魂”,并且指出“地方教育及乡村教育改造的成败,是靠着人才为转移。所以培养乡村师资是地方教育之先决问题,也就是改造乡村的先决问题。”所以他认为实现乡村教育的改造关键在于有好的教师。因为好的教师“他足迹所到的地方,一年能使学校气象生动,二年能使社会信仰教育,三年能使科学农业著效,四年能使村自治告成,五年能使活的教育普及,十年能使荒山成林,废人生利。这种教师就是改造乡村生活的灵魂。”这样的教师必须有“农夫的身手,科学的头脑,艺术的兴趣,改造社会的精神”,更重要的是他们应该具有爱心,“肯把整个的心捧出来献给乡村儿童”。然而好教师大多不是天生的,须靠特殊的训练才能培养出来,具体方法即创办乡村师范学校,抛弃传统师范教育中理论脱离实际的弊端——先学理论,而后实习,从中心小学出发,运用教学做合一的方法“把理论与实习合为一炉而治之”。乡村教师要想化农民,先得农民化。在这点上,陶行知是典范,他决心从事乡村教育,即脱去西装、穿上棉袄、戴上瓜皮帽,与牛大哥同铺,走到农民中,了解农民的疾苦和需要,和农民做朋友,互教互学。所以乡村教师不是以一种施恩的态度扮演“救世主”的角色,而是必须放下架子,走到农民中去,和农民打成一片,如此才能发现真问题,发现农民真正的需要。

当前随着三农问题进入人们的视野,新农村建设逐渐展开,乡村教育及其存在的问题正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关注:乡村教育于乡村生活依旧隔膜、乡村教育依旧存在严重的城市化取向、乡村民众依旧没有话语权、乡村教育依旧是以离农为价值取向的单一的普通教育模式……乡村教育向何处去?陶行知的乡村教育思想创立了乡村教育和乡村社会发展一体化的新模式,使乡村教育真正贴近了乡村实际生活。这无疑给当前的农村教育改革提供了有益的经验。然而从今天来看,我们所面临的时代和乡村都变了,如何运用陶行知的思想和精神推动新乡村建设,促进社会的进步和社会的民主化以及整个中华民族的发展,这是摆在每一个关心乡村教育者面前亟待思考的问题。

本文转自徐莹晖、徐志辉编著的《陶行知论乡村教育》,四川教育出版社,2010年出版。


 

关闭窗口
 
首页 | 活动动态 | 行知精神 | 生平事迹 | 行知研究 | 行知文献 | 行知图集 | 相关链接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327号(三孝口校区) 邮编:230061 / 安徽省合肥市经济开发区莲花路1688号(锦绣校区) 邮编:230601
合肥师范学院版权所有 皖ICP备05003732